UK Chinese Times No. 413

 

 

憶.上海灘

 

拖著一只行李箱,我隻身前往上海。我喜歡拖著行李箱的感覺,感覺拖著行李箱的本身就像旅行。

 

自兩岸的漸漸開放,台北松山飛往上海虹橋的班次成為商旅的最愛。省去了前往桃園機場的路途,直接在台北上飛機,飛往上海虹橋機場,而不必再飛至浦東機場,既省時又省力。

 

抵達以後,逕自前往訂好的民宿置放行李,並略作梳洗後,就搭著計程車前往外灘。

 

外灘,兩年前因公事出差時曾經「路過」,由於當時已是夜半,疲憊不已的只想盡快躺平,所以並沒有真正的走她一走。

 

上海外灘是上海租界區,也是整個上海近代都市發展的起跑點。曾是黃浦江泥濘的外灘,在1844年起,便被畫為英國租界。英國人以此為碼頭,開設了最早一批的洋行。幾年以後,許多外國銀行、商行、夜總會、報社…等群聚於此,各國風格的建築林立,使得上海外灘成為西方世界的縮影。

 

放眼外灘,盡是高聳建築,英式、法式、西班牙式、希臘式、文藝復興式…等的建築,和古典樸華的內灘,以黃浦江為界,畫下強烈對比!

 

或許是近乎下班的巔峰時段,外灘人潮之多,竟讓我有寸步難行之感,上班族與遊客穿插於馬路上,便是上班族也要停下腳步,為那文化大融合的見證佇足幾許。

 

天色漸暗,各幢建築的燈火通明,五顏六色,色彩繽紛。外灘的夜景一向是出了名的,綠頂的和平飯店、金碧輝煌的匯豐銀行大樓及江海關大樓…高矮不一地爭奇鬥豔、百般獻媚!黃浦江上的郵輪們,亦不遑多讓,在那承載古今的江流上,隨波舞動。而東方明珠塔,更是以著桀傲不馴之姿,放肆地將光華散於江畔。

 

黃浦江啊、黃浦江,終年不凍的妳,托載著萬千人們的記憶,朝朝代代的輪轉,不變的是妳,向東奔流的不屈不撓哪!

 

這一個夜,我的夢裡有她,她的姣好容顏、她的低語傾訴,竟似白居易筆下的琵琶女,弦弦掩抑聲聲思,似訴平生不得志,低眉信手續續談,說盡心中無限事。那些近代的光環,在她的眼底竟成了憂愁暗恨,暮去朝來顏色改,人們只見現代建築之美,忘卻了她承載千萬年的傷悲。

 

悲也好,喜也罷,正如人生的路總是要走下去,黃浦江仍舊川流不息。是使命,亦是宿命。那些憂愁暗恨,便是偶爾遇上了有緣人時,說說罷了…

 

夢醒時分,一線曙光穿透而下,那原先繚繞著的悲雲愁霧,澄澈地泛出光輝,在夜與日的交替之際,奏起了令人充滿期待的希望之歌。像一小石劃過美麗的弧線後落入水中,激起圈圈的漣漪以後,層層交融繪出令人讚嘆的幾何圖形。

 

她仍舊躺在那裡,在內外灘所上演的每一幕戲中,做一個溫柔的陪襯。朝代會改、時代會變、建築可修、船隻可建…不變的,是她那繾綣的柔情,不離不棄,終是守著那上海灘。「即使在外面忘了我,我也不怪你。」王鼎鈞「一方陽光」中那位母親的心情,或許也是孕育了上海風情的黃浦江,令人最為動容的自白吧!

 

 

*作者現正旅居英國

 

 


 

 

 

 

創作者介紹

。o O My Little Dream O o。

VS Sto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