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我非常的沮喪,到谷底的那種。一點也提不起勁。

 

記得下班時間到的時候,我像是逃也似的離開現場。

那大概是一個月多以來,第一次,明明Alex才跟我說完要改些什麼,我竟然丟下話說我明天一早改,然後逃跑。

最慘的是,逃跑以後,等地鐵竟然還是等上了整整二十分鐘!

倫敦的 District Line,真的是糟透了。

 

回家以後,雖然還是盡責的弄了一頓豐盛的晚餐,但整個人像是被烏雲籠罩,颱風眼吧,無風無雨卻低沉得不得了。

就連好笑的 Big Bang Theory,也讓我笑不太出來;帥氣的CSI 邁阿密何瑞休,也沒能讓我重振士氣。

 

一直到 S 忙完了了以後,學著Sheldon offer我一杯熱果汁,我才開始把我的悶悶不樂化為言語訴說。

跟工作有關,找不到突破點。時差讓我負責的市場開發難以有所作為。

偏偏公司的政策不明,如果為了時差我提早一個小時進公司,卻還要待到晚上六點…

心裡總有一種吃虧得要死的不平衡感。

偏偏,老法的公司,好像不像英國佬好溝通。

流言蜚語總傳著公司的獨裁統治,我是沒那個種才進公司一個多月就去挑戰那個權威。

但業務的滯礙難行卻讓我悶悶不樂不已。

 

我們聊了將近整整個兩個小時,S 說,如果真的覺得不喜歡,反正還在試用期期間,就再找找別的工作吧。

他說完,我倒是愣了。

我知道他是為我好,他希望我能工作得快快樂樂的。

我也想要能夠快樂的工作。但即使現狀如此,我還沒有想要放棄。

心裡有一種不甘心,對自己的不甘心。如果就這麼放棄的話。

 

現在經濟的不景氣,粥少僧多,大家擠破了頭想要找到一份正職的工作,競爭之激烈是難以言述。

更何況在物價高昂的倫敦,義大利的好友有著曾到中國廈門大學任教背景,卻只能在精品店當助理店長,

排休且工時長的工作,賺取著比我還要低廉的工資…她是那樣苦著,也要咬緊牙撐下去的。

因為如果回義大利,那就真的完全沒有機會了。

 

大家都是這樣咬著牙堅持下去的。

我不想,當個逃兵。

 

好歹要拼過。

好歹要努力過。

 

我這麼跟自己說。

 

 

就算真的要比別人多一個小時工作。至少要證明,如果我做不到,沒有人做得到。

於是,在決定了還不放棄以後,那就只有重新振作一途了。

 

所以,在沮喪過後的我,選擇了重新振作。

重新振作以後,能夠有多少的轉機? 我不知道,但,

It's really worth a try, isn't it?

 

加油啊,小V,

為台灣女性同胞,爭下這一口氣吧!!

 

 

 

 

 

 

創作者介紹

。o O My Little Dream O o。

VS Sto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翊
  • 加油!預祝你撐過去,
    送你一個我很喜歡的字,
    「翊」:飛翔的樣子,
    希望你撐過後能像隻鳥兒般,
    悠遊著,愉快著
  • 謝謝你!
    我也很希望一天一天走,然後走著走著,就走過去了!

    :D

    VS Story 於 2012/12/09 20:3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