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個小我九歲的弟弟。

 

小時候我很討厭他,他很怕我。

長大以後,我感謝有他,理由很簡單。

因為在我和兄長離開家以後,剩下他還在南部,與父母作伴。

 

隨著時光的流逝,他上了大學,北部的。

有了他自己生活的他,把屬於家的一切,拋到只剩半個媽媽。

 

當我還在台北的時候,我們見面的機會,幾乎都在台南。

直到後來,母親要小弟利用時間到我公司附近一起吃個飯,

偶爾,他來找我吃飯。

然後,時間觀念永遠零分。

讓我總是帶著氣,氣他不把這當一回事。有用心的人,怎麼會老是遲到。

 

後來,我離開了台北,去了倫敦。

我對家人的在意,愈來愈深,總想著希望能夠接近一點距離。

卻發現,對他而言,姊姊在哪裡,一點也不重要。

一樣的,不在他的心裡。

 

這趟回台,偶爾聽見家人對小弟的抱怨。

大家說的輕描淡寫,卻讓我聽得有氣。

 

這麼不用心,不把家人當一回事,

讓遠在他鄉的我,特別生氣。

 

就連託母親拿給小弟的紀念品,

也未曾聽他說一句謝謝。

回台一週多,未曾聽見他一聲問候,

更遑論我在倫敦的日子。

便是msn相遇,如果我沒有一句話,他便是像陌路人一般。

 

如果家人的情份只是如此單方面,那便罷了。

這份姊弟情,丟便丟了吧!

反正做姊姊的,拿不出什麼好處給這個弟弟,

有沒這麼關係,對他來說,不重要。

 

但父母呢?

我更氣的是,他不把父母放在心上。

父母老年得他,雖然他正值大學生活,多采多姿,豐富不已,

但他可曾想過父母的年事,可曾想過他還有多少時日可以為父母做一點事?

 

這文,我不是抱怨,而是數他的罪狀。

念到國立名校中文系,卻連這麼基本的道理都沒學會。

不把姊姊放心上便罷了,對父母不用心,我氣難消。

 

放下話,刪掉msn,我當作沒有這個弟弟。

我無妨他是否再把我當姊姊,

只要他能對父母多一份用心便好。

其他的帳,我一概不算。

 

一肚子氣,卻又怕母親難過。

不便發作,便在這屬於我的地盤,戰他一回!

 

子欲養而親不待,樹欲靜而風不止

如果總要等到失去了,才後悔當初的不珍惜,

那歷史之書讀再多何用,文采再高筆墨再強何用!

 

 

 

 

--

 

 

他媽的大西瓜!!!!!

 

 

 

 

創作者介紹

。o O My Little Dream O o。

VS Sto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