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九點去看了Super 8,回到家已近半夜。出門前的睡意,回家後竟全消除。在床上躺了一陣子,睡不著就是睡不著,便放棄掙扎,起來寫寫小說,趕趕進度。

 

也不知道究竟是下午四點的咖啡害的,還是傍晚的茶,抑或晚上的電影。整個腦袋在一點過後竟然清醒到不行。想起Kate曾說,不要硬想著我要睡覺,試著放鬆會比較好。躺在床上,兩眼閉著時,腦袋卻停不下來。兩眼睜開瞪著天花板好像也沒比較好。

 

三個月後的今天,我就在台灣了。會在台灣的哪裡?坦白說我也不知道。以前我的人生是一個大大的驚嘆號,現在我的人生是一個大大的問號。大家都說,每一天開心的過就好了啊。是啊。因為那是唯一生活下去的方式,當你對於未來完全沒有掌控能力的時候。

 

其實經過這些日子的鍛練,未知的本身已經沒有那麼可怕了。台語的俚語說:「時到時知道」,其實說得很好。現在去憂心,總是太早,雖然孟子又說「生於憂患,死於安樂」。有時真討厭這些古人,總是有些人說這樣好,有些人說那樣好,怎麼就沒有一套標準,我們照著做就好。

 

不過想想,那或許就是古人的智慧吧。說說東,也說說西,這樣不管發生哪一種,總有個什麼道理在。哎,人生嘛。

 

不管未來怎麼樣好了,許多現實問題總是要考量的。這趟回台灣以後,總是要去檢查,看看是否好轉或惡化。多麼希望在國外遠離壓力的悠閒生活,能夠讓我的健康回復到正常的狀態。那或許就是這一趟最大的收穫。但雙魚座的悲觀,總還是忍不住想到「What if」。另個聲音說,去他的「What if」。一切一定會好轉的。要如此相信才對啊。

 

於是我的腦袋開始打架。唉。就這樣,我清醒到現在。

 

看著倫敦的朋友紛紛下線,台灣的朋友紛紛上線,其實還挺有趣的。七個小時的距離,日夜顛倒的差距。明明同在一個地球上,卻如此的不同。換算成台灣時間的話,此刻的我,也不算重度失眠了吧。

 

滿腦子的胡言亂語,眼睛好想閉上,腦子卻還很清醒。肚子有點餓,很想念老四川的麻辣鍋,三顧茅籚的泡麵,公館的客家魷魚焿,台南的大腸麵線,岡山吃不膩的燒烤,還有大直的台灣第一家鹽酥雞!俗又大碗的泰國菜…我好餓啊。

 

強烈的飢餓感讓我很想去開冰箱,拿出Andree的巧克力,卻想著週末要去參加的婚禮得穿小禮服,再吃下去我就完蛋了。極度的無力啊!抱著枕頭,好掙扎。回去睡嗎?睡得著嗎?要不,來去賭賭看吧。

 

 

 

 

創作者介紹

。o O My Little Dream O o。

VS Sto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Isil
  • 你的腦袋裝太多東西啦 這樣一定睡不著的 既然換了個環境 先試著放下一些東西 我知道要全部放掉不可能 你會暫時離開熟悉的環境到英國一定有你的理由 所以不要浪費這個機會給自己多一點空間去呼吸 也許會有意外的收穫 對自己的身體也比較好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