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朋友的眼中,我是個女強人型的女生。我知道。

自信、能力強、聰明、能幹…大概就是這些形容詞。

總是形容得好像我從來不會痛一樣。

 

之前看到朋友Facebook上轉載的有關許芳宜的短片,心裡好有感觸。

許芳宜她說,她總是在假裝勇敢的時候,學習勇敢。

一直以來,或許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其實是個自卑的人。

雖然每次我那麼說,總是沒有人相信。

但我心裡很明白,大家看見的那個充滿自信的女生,其實是一種營造出來的樣子。

不表現得充滿自信,難道要把自卑感表現出來,搏取同情嗎?

我不是個等待同情的女生。

所以我只好努力呈現自信,然後,在那個過程當中,努力讓自己擁有那份自信應有的能力。

其實一路走來,我追自己的那份自信,追得好辛苦。

 

當總是表現出自信的樣子的時候,甚至連身邊的好朋友,也會忘了其實我也只是個女生。

就是好朋友也會忘了我也有想哭的時候,就是家人也會忘了我其實沒有那麼堅強。

但每一個人望著我的眼光都是那印象中的我的模樣,於是我學會了假裝。

假裝久了以後,就會變成真的嗎?

那樣的「真」,能夠真多久呢?

 

在台灣的每一天,我扛著那一份沉重過著每一天的生活。

從睡醒開始,一直到睡著,扮演著「強者」的角色,

然後在夢中,不斷面對自己的脆弱。

我活得拉鋸,活得好像自信,活得其實自卑又矛盾。

 

在台灣的每一天,就是訴苦的時候,也是一副「沒什麼」的樣子。

因為在訴說的時候,心裡想著的是,

「說了又能怎麼樣?」

「又沒有人幫得上忙。」

「你們又不懂我的心情。」

所以只能輕描淡寫,佯裝輕鬆。

明明一點也不輕鬆,明明眼淚就在眶兒裡打轉…

 

在台灣的日子,我竟是這樣子的活著。

 

在很多人的幫忙之下,我離開了台灣。我來到了倫敦。

兩個多月下來,我看見自己的改變。

 

我在想哭的時候哭泣,我在心裡難受的時候寫日記,

我在開心想尖叫時打電話,我在生病痛到全身無力時傳簡訊…

我開始在朋友面前有掉眼淚的紀錄…

我開始在朋友面前有脆弱的時候…

我開始在朋友面前有求救的舉動…

那一點一滴真實的我,在倫敦慢慢發酵、慢慢褪去我的外殼,

我開始覺得自己平凡了起來。

我不再具有超能力,可以一個人做三個人的工作。

我不再具有工作模式,可以熬夜可以消耗自己。

我開始和一般人一樣,把24小時當24小時用。

我開始和其他女生一樣,有了那種什麼鬼話都可以說的手帕交。

我開始和從前的我不一樣,不再覺得自己總是要一個人堅強的面對人生。

我學會哭,學會脆弱,學會和朋友撒嬌,

我學會笑,學會訴苦,學會和朋友分享,

我還是會悲傷,但我不再害怕悲傷,因為我學會了不用一個人堅持的方式。

我學會了怎麼把朋友的支持化為自己的力量來化解悲傷。

我的手機裡多了很多女孩子們的閒聊簡訊,

我的信箱裡多了許多女孩子們的無聊抱怨,

我的腦袋裡多了好多女孩子們的聊天術語…

 

我的人生因為平凡而不同。

我還是我,我不再是我。

 

沒想到,橫跨了半個地球以後,我才終於學會了最簡單的生活方式。

橫跨了大半個世界以後,我才懂得什麼是簡單的幸福。

我知道,這人生,還有好多可以學的,還有好多可以分享的…

想到有那麼多的喜怒哀樂可以「分享」,我感到快樂了起來。

原來,橫跨了半個地球以後,我所遇到的這些朋友,教會了我什麼是分享的喜悅。

 

寫著寫著,忽然發現,我一直笑著。

現在的我,幸福得不可思議。

仍帶著喜怒哀樂,卻仍感到幸福得,不可思議。

 

謝謝妳們。

曾在我生命中教會我一點一滴的妳們。

 

 

創作者介紹

。o O My Little Dream O o。

VS Sto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