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很酷的用PPS看了被龍紋身的女孩。用PPS的原因,S說劇情有點複雜,可能看英文字幕我會太吃力。於是在電視與電腦同時間撥放的情況下,我們聽著瑞典話,各自看著中英文的字幕。

 

被龍紋身的女孩,當初看到這本書被擺在誠品時,便很想閱讀,但因當下的工作繁重,便作罷了。後來電影上映時,又抽不出時間,便一路錯過到現在。

 

故事環繞著「性」、「虐待/虐殺」、「暴力」,並以探查一連串的迷團為主軸,一個環節一個環節的解套,而引導出一連串不為人知的祕密!被歸類於懸疑類的它,的確讓人跟著劇情起伏,在看戲的過程,自己也化身成為裡面的男女主角,成為偵探。

 

因為沒有讀這本小說就直接看電影了,所以對於電影的評價不會太差。雖然其中一些環節的轉折與交待並不是那麼明顯,但皆在可以接受的範圍。據知,書本的內容更精采,許多環環相扣之處呈現得更為淋漓盡致。所以如果先看過書的人再來看電影的話,也許會有一些失落感便是。

 

看了這部電影,會讓人有種感到「病態」的感覺。或許是個人的經驗與環境,自小我們便生長在堪稱正常和樂的家庭,大環境也都還算正面,雖然政黨間常以種族的分化來做透做戲,但大體上,就是走上街頭也都還算平和,這其實是挺令人驕傲的。因為我們沒有放任種族的情緒放大擴張,演變成為一種病態,而影響生活態度。

 

戲中的男主角,鍥而不捨的個性讓它成為貫穿整部戲的主軸,他或許也是整部戲當中,最接近「正常人」的一個。女主角,從小的遭遇塑造了她強悍的個性,離經叛道卻非泯滅良知,她走自己的路,求自己的生存。犯她者,必得付出加倍的代價。雖然看她復仇令人痛快,但仍舊心痛是什麼樣的遭遇,塑造了她如此偏激的性格。

 

一般人或許會用世俗的標準來看待女主角,因為在沒有體驗過極端之前,我們都只是活在大環境底下的小人物,也因此,在麥克重生以後對她說的那些話,那些雖不知道她的過去,但卻接納她,並感謝她的存在的那種心情,是可以理解的。各種醫學、心理的報告都指出,當一個人在經驗了重大創傷以後,腦袋的思考邏輯也會因之改變。某些程度,或許麥克他略能感受與體會,一定有些什麼可怕的過去發生在她身上,而產生了「感同身受」的心理作用。

 

看戲看到最後的結局,其實或許是已經入戲太深,連自己也忘了究竟應該以哪種角度來看待女主角,因為或多或少,我彷彿也跟隨著劇中的男女,體驗了一次恐怖,而讓我的思維模式,產生了微妙的轉變。道德的標準,是人定出來的,在這個標準之外,其實還有很多灰色模糊地帶,我們不知該如何定義,那些未必是錯,也未必是對,只是沒有辦法定義,所以稱之為灰色地帶。判斷的準則,便在個人。

 

 

 

 

 

看完整部戲以後,會覺得我們其實是很幸福的。雖然在台灣的時候,也很常抱怨,但把這一切放諸世界,真的會覺得,台灣,真好。

 

 

 

 

創作者介紹

。o O My Little Dream O o。

VS Sto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