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天,接到中華副刊的回函:

 

 

謝謝來稿
文章可以留用
但是你的行文有些不清楚
是想表現為新詩還是散文詩還是 ?
最好還是整理為小品較妥
請重新修潤後再回傳

 

我雀躍地在客廳尖叫,並打了電話給兩個正在工作的朋友,又打電話回台灣給媽媽,還傳了幾通簡訊給朋友,忍不住想要分享那種喜悅!

 

這些日子以來,我是屢退屢寄,不斷試著攻打各報副刊那厚重的城池,企圖將自己塞進那個世界,哪怕是從狗洞一般小的空隙也好!

 

終於,在這一個多月的奮戰下來,成功打入兩區戰區!也讓我對於自己的小小的寫作之路多了一點點的肯定。

 

記得看了Apprentice的Final時,看見Hellen沒能得到與Alan Suger合作的機會時,我幾乎難過的想哭。雖然我也不覺得她的提案是能夠引起Alan的青睞,但仍然難過不已。

 

一路走來幾乎每關都贏的她,是個特別助理,在執行任務一向能夠完全達陣,是個常勝軍。但如果她的夢想是擁有自己的事業,那麼,她在這影集中的失敗,是否說明著「她的能力所在之處」與「她所渴望想做的事」是兩件不同的事,是分開的呢?如果是這樣的話,人,究竟要怎麼抉擇自己的人生?

 

在來倫敦之前,我也是個「特別助理」,我知道老板肯定我、賞識我,認定我使命必達。那似乎是我能力所長之處。但我所渴望的是寫作、是編輯、是玩影片與圖片…而我的能力,是否存在於其中?我滿心的疑惑著。雖然國文老師的母親總是肯定我的文字,並鼓勵我繼續創作,但母親終是母親,就算寫作非我所長,只怕她也不忍澆我冷水。直到被副刊小小肯定為止,我對於自己的創作,總抱持著幾乎的遲疑。

 

我是喜歡文字的,無庸置疑,每每重讀自己的文章,總還是能為之灑淚或莞薾,說我自戀吧!但我便是賭上這份自戀,試著為這個小小的夢想做一次全力的衝刺。

 

很多人問我,在這裡做什麼,之後呢?我的回答一概是,我在這裡,為我的夢想賭上一回。如果這一賭我失敗了,也沒關係,至少,我這一生,賭過了。我將可以無怨無尤地走向「平淡」的人生,去品味其中的另種樂趣。(用平淡形容或許不當,只是想表達那並非我所預期的人生而已)

 

人生能有幾回,為自己的理想夢想堅持、嘗試。我知道我是幸運的,在這條我渴望的小小的寫作路上,遇見許多貴人,關心我鼓勵我支持我,他們皆所樂見我能夠成功,即便不成功,他們也為我開心我能夠有這麼一次機會,築夢。

 

我大力揮毫著我的全付體魄與精力,我要再試一次,全力以赴。或許我能夠有所成就,或許我不能。但我不後悔,這一切。走上這條寫作之路的本身,已經為我的人生畫下一抹,名為幸福的色調。

 

 

 

 

 

 

 

創作者介紹

。o O My Little Dream O o。

VS Sto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